李清照声声慢改写(一)

  我独自在陋室里若有所失地东寻西觅,找着战乱所失去的永远不回来的东西。

  眼前只有冷冷清清的环境,多么凄凉。

  秋季忽冷忽热的时候,最难以保养将息了。饮进几杯淡酒,根本不能抵御晚上的冷风。

  望天空,见一行行雁掠过,回想起过去在寄给丈夫赵明诚的词中,曾设想雁足传书,互通音信,但如今丈夫已

  死,书信无人可寄,雁已是老相识了,心里感到伤心。

  地上到处是零落的黄花,憔悴极了,如今又有谁能与我一起摘呢。

  我整天守着窗边,孤孤单单的一个人,怎么容易挨到天黑啊!

  到黄昏时,又下起了绵绵细雨,一点点,一滴滴洒落在梧桐叶上,发出令人心碎的声音

  这种种场面,一个“愁”字怎么能说尽!


  李清照声声慢改写(二)

  我在人海中寻觅,企图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中找到你的身影。但你留给我的却是孤独。两个世界,一个人的孤独;夜不成寐的孤独;魂不守舍的孤独。

  在深秋——这个勾起人们思念的季节;在这个大雁南飞的季节;在这个草木凋零的季节;在这个感伤的季节,我的身边却没有了你。我学会了用酒精来麻醉自己,在淡淡的酒香中回忆起你的眼神,回忆起你的笑容,回忆起你曾带给我的温存。美丽的日子就像泡沫一样,渐渐地,幽幽地,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留恋,缓缓地从我身边飘过。

  每当我看到鸟儿归巢,孩子回家,恋人相拥的时刻,内心不由地升起一丝隐痛——哪里才是我的归属?我轻声问道。抬头看到窗外缓缓飘落的黄叶,看到它们一片片落到土地上,最后与大地融为一体,那就是它们的结束,也是另一次新生。你知道吗?我们其实就是两片叶子,紧密相连的叶子。当我们飘落的那一刻,我内心如刀割般疼痛,无奈,秋风将我们残忍地分开了。两片叶子,天各一方。

  看着我渐渐枯萎的身躯,我知道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,我并不畏惧死亡,我只怕,我只怕我走以后,没有人像我这样深爱着你。我不忍离去,而你却在那个雨天离开了我,你说:“也许分开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从此,你与我走到了人生的分岔路上。

  回首往昔,你的微笑曾带走了我一世的忧伤,而现在,却发现,来时的路上只有一拍脚印……


  李清照声声慢改写(三)

  夜半起床,屋外,寒风刺骨。

  在寻觅些什么?在这么冷清的夜中,难免独自泪下。

  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。反复吟唱,徘徊低迷,婉转凄楚,有如听到一个伤心之极的人在低声倾诉,那种伤感的情绪久久不散。

  心情不好,再加上这种乍暖还寒天气,连觉也睡不着了。如果能沉沉睡去,那么还能在短暂的时间内逃离痛苦,可是越想入眠就越难以入眠,于是她就很自然想起亡夫来。也罢!命到如此,还有什么不可忍受的呢?披衣起床,喝一点酒暖暖身子再说吧。可是寒冷是由是孤独引起的,而饮酒与品茶一样,独自一人只会觉得分外凄凉。

  端着一杯淡酒,而在这天暗云低,冷风正劲的时节,却突然听到孤雁的一声悲鸣,那种哀怨的声音直划破天际,也再次划破了她未愈的伤口,头白鸳鸯夫伴飞,唉,雁儿,你叫得这样凄凉幽怨,难道你也像我一样,老年失偶了吗?也像我一样,余生要独自一人面对万里层山,千山暮雪吗?胡思乱想之下,泪光迷蒙之中,蓦然觉得那只孤雁正是以前为自己传递情书的那一只。(www.hltxt.com)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

  那些菊花儿也已憔悴不堪,落黄满地,再无当年那种”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”的雅致了。以往丈夫在世时的日子多么美好,诗词和,整理古籍,可现在呢?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受这无边无际的孤独的煎熬了。故物依然,人面全非。独对着孤雁残菊,更感凄凉。手托香腮,珠泪盈眶。怕黄昏,捱白昼。当她正在为落花惋惜、为自己忧苦之时,偏偏又下起了雨;雨点打在梧桐叶上,啪啪地响着,一直到黄昏都没停止。对着这阴沉的天,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熬到黄昏的来临呢?漫长使孤独变得更加可怕。独自一人,连时间也觉得开始变慢起来。可在凄苦的她听来却又像打在自己的心上,一滴滴,一声声,是那么强烈,它敲击着、震颤着她的心扉,简直让自己不能自抑!

  好不容易等到了黄昏,却又下起雨来。点点滴滴,淅淅沥沥的,无边丝雨细如愁,下得人心更烦了。再看到屋外那两棵梧桐,虽然在风雨中却互相扶持,互相依靠,两相对比,自己一个人要凄凉多了。孤雁残菊梧桐,眼前的一切,使她的哀怨重重叠叠,直至无以复加!

  乍暖还寒、晚来风急、旧时雁过、满地黄花、梧桐秋雨等情景,浸满了她凄苦的哀愁,然而她的哀愁又何止这些呢?她的愁太多太多了。身世之痛,家国之痛,孤独之病等等,仅用一个“愁”字又如何包括得尽,概括得了?

  千年过去了,那孤独之情永远在词人心中徘徊,也在我们的心间荡漾。

  1. 改写归园田居
  2. 改写清明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