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从军征改写(一)

  六十五年的漫漫征程,是我倍加思念故乡亲人。我十五岁就别了亲人,离了家乡。今已八十岁,如今我才回到家乡。不知家人是否安好,现在我要将这数十年的经历讲给他们听。

  走在路上,我不禁加快脚步,马上就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亲人了!走着走着,我碰到了家乡的故人。我热切的向他打听:“我是六十五年前随军出征的人啊,你还记得我吗?我的家人现在都怎么样?”“啊,你终于回来了。你终于回来了,你的家人日夜期盼你回来呢!你不在的时候,他们身体还好,只是……”“怎么了”我急切的问。他面有难色,一把拉过我,给我只向远处一座破落的庭院“那是你的家,你不在时,你的家人已相继去世了,请你节哀。”这话犹如晴天霹雳。我再也顾不得步履的蹒跚,身边故人的好心相劝,一心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来到家门口,推开房门“吱呀”一声,眼前的情景荒凉之极,行动矫健的野兔从狗洞中飞快的钻过,野鸡“扑棱棱”得从房梁上飞过。屋前的庭院到处是野谷子,各样的云彩生长在枯井旁。日益当头,我失魂的做饭,采了野谷,随手摘了几根野菜。我摸着已经生疏的厨具。失魂落魄,蹲着刚做好的饭菜。汗了家人一生,半天无人响应。这时才想起,家中已物是人非。

  端着无味的饭菜,我走出家门。远远向东望去,不知者饭菜应该给谁吃,我不禁泪满衣襟。


十五从军征改写(二)

  我只不过是一只兵卒,社会大棋盘上的一个小小的棋子,被棋手摆布一生。

  ——题记

  前言

  已亥年四月初,战争依然继续,老兵李轩宁实在走不动了。将军允许他告老还乡。

  李轩宁

 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今年我已经八十岁了。再过三天就是我八十岁生日,能在我有生之年回家和家里人过八十岁的生日,是我此生最后的梦想

  六十五年一个轮回。这么多年以来,南征北战,随着军队展转流离,风餐露宿;看花开花谢,冬去春来;在刀山剑海里冲过,在战火硝烟里走过,在死人堆里爬过,我根本记不清已经过了多少个年头。我的记忆中尽是战争和鲜血;多少神勇威武的将领死在烟火里,多少朝暮相处的战友倒在血泊中,我却一次次地死里逃生。看惯了硝烟,看惯了战争,看惯了撕杀,看惯了血泊,看惯了生死,也看透了我的一生。

  我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大黄坡村的,更不知道是怎样回到阔别了六十五年的家中。父亲、母亲、大哥、大姐、三弟他们全在这里,但是没有人能告诉我,他们谁是谁?他们都躺在泥土下面了,再也看不到他们的面容,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……垒起来的坟墓荒草丛生。家里的院墙已经坍塌,野兔从家里探出头来,睁着发红的眼睛疑惑地盯着我的举动。推开摇摇欲坠的屋门,房梁上几只野鸡惊叫一声,煽动翅膀,噗噗地飞串出去,掀起滚滚尘埃。阳光斜照进来,投下了一道光柱。光柱下躺着几段断掉的凳脚,散了一地的发霉的稻草,几件扔在地上的破衣。一股陈腐的腥臭扑鼻而来……在这一刹那,我几乎要晕掉,这就是我的家?!

  在院子里弄来些野谷和野菜,架起炉火,煮饭充饥。猎猎篝火燃起,烟火中,往事历历在目:父亲、母亲、大哥、大姐、三弟……如今,一切都无可挽回地走向了毁灭。夕阳西下,晚霞像一块巨大的血块在天地间凝结。整个村庄死了一样的宁静,听不到母亲的呼唤,也听不到战马的喧嚣。

  人,要用一生的代价来明白生死之道:一生,只不过是社会大棋盘上的一个小小的棋子,注定被棋手摆布一生。

  后记

  已亥年五月十七,也就是李轩宁生日那天,战争依然继续,村庄依然宁静。有人从弥驼河里把李轩宁捞上来,捞上来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。湿淋淋的尸体,肚子涨得老高。但是需要声明的是:没有人知道这天是他的生日,人们只知道今天是他的死祭


十五从军征改写(三)

  窄小的官道上,我拄着粗长的树枝踽踽独行。阳光明媚得刺眼,被树叶间隙切割落在地上,像……

  不碎的眼泪。

  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样的词句。

  不对。我应该高兴的不是么?我应该高兴的。这可是我自十五岁应征入伍以来第一次回家啊。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别了。我在心里默念着。

  想到“十五岁”这个词我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燃烧殆尽。那是什么呢。生气,生命,抑或希望?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——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。黑,瘦,粗糙,筋脉突兀,皱纹蜿蜒——那是我的手么?我不敢相信。转瞬间我又想明白了些什么,旋即苦笑。这不是个近八十岁的老头子应有的手么。

  这双手,它挥过镰刀锄头,抱过体弱的弟妹,扶过病中的爹娘,举过无情的刀剑,杀过人……而现在,它撑在赖以行走的拐杖上,疲惫不堪。

  我忽然很想念,很想念,家。

  一个逆光的身影走过来,我急急迎上去招呼一声。待到看清他的面容,我怔了怔——那般熟悉的五官,那般陌生的神色。汹涌而来的暖流噎在喉中,叫不出名字。

  ……老大哥,这村东头的人家,还……还有人么?

  你是问家里人的情况吧。这两年有好些像你这般的人了。唉,实话告诉你吧,喏,就是那家,屋后院坟墓一个连着一个,唉……

  一片浓荫盖在我头顶。面前是老屋陈旧的木门,门环上落满了灰尘。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呢。鼻头一酸,推开门,一阵细碎的吱呀吱呀的响声撕裂了屋里沉闷的寂静。

  我踩在满地尘埃上,愣愣地打量着。屋中陈设似乎与从前无二——这让我有种走入记忆的错觉。

  我如少时一般熟稔地抽出凳子,不顾污秽兀自坐了上去。闭上眼睛我好像就看到爹披着破旧大衣,眼神炯炯思量着什么;娘眯缝着眼,对着油灯补我白日里杵破的裤子,边飞针走线边念叨着,唉唷,一天到晚不惹点事儿就皮肉痒,总叫人不清静……;弟妹早早上铺睡了;我倔强地倚在床边盯着娘看。那张糊着光影的面孔,我想我穷极一生也忘不掉。我一直以为娘便是世上最美的女子了。

  我如少时一般来到灶间。已毋须踮脚就够得到高大灶台上的锅碗瓢盆。闭上眼睛我好像就看到娘疾跑进灶间,伸手拍掉我手中刚揭起的锅盖,狠狠瞪了我一眼骂道,小兔崽子净整些没出息的,偷起东西来了……弟妹只是吃吃地笑,紧紧盯着残留了一丁点浑浊米汤的大锅。我委屈地哼着,娘,我饿……娘半晌无言,然后缓缓蹲下身来抱紧我,声音酸涩哽咽,……娘对不起你,娘对不起你们……彼时村中连年大旱,颗粒无收,家家户户揭不开锅。

  我如少时一般抵着牛棚,缩在后院一角。闭上眼睛我好像就看到爹领我到后院,语重心长地说,娃儿啊,家里实在养不起这么多人口了。赶巧官府来村里征兵,你牵了这匹老马去了罢……我知道这骨瘦如柴的马是家里人用唯一的老牛换来的。我牵着马,向着与家相反的方向走,一步三回头。娘倚在屋墙边,无措地像个孩子,刺痛了我的眼。

  而这些,现在都看不到了。屋里空荡荡的,像只空洞的眼睛,徒使人心生惊惧。

  一只野兔从狗洞探出头来,又像受到惊吓般立刻缩了回去。野鸡扑棱着翅膀从房梁上冲撞下来,簌簌地飞入林中,一会儿便只剩下树叶沙沙的响声。

  它们都有自己的家吧。但我的家,在哪里呢。

  多年无人的庭院里野生植物蓊郁繁盛。井沿缝隙间青苔密布。

  我心下凄凉万分。恍惚间随手捉了两把葵菜谷子,做成羹饭。熟时,我依旧时习惯将饭碗顺着桌沿搁一圈,吆喝着吃饭。直到久久无人应答才回过神来。

  我捧着饭碗,送了一口饭到嘴里,却味同嚼蜡,难以下咽。和衣躺在铺上,阖眼。就这样睡过去吧。不要再醒来了。我只觉身心俱疲,渐渐便睡着了。

  忽然有人叫醒我。我看见爹娘弟妹站在门口同我作别。我动弹不得,也发不出声音,只得眼睁睁看着他们退到屋外……

  我猛然惊醒,夺门而出,却没有看到一个人。那梦是如此真实,那痛是如此切肤,几乎叫我以为是真的了。

  屋外道路延伸向远方,消失于某一点。那个点生生扎进我眼底。

  然后泪水就那样流下来。

  1. 改写十五从军征
  2. 蝶恋花柳永改写
  3. 杜牧赤壁改写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