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子:哭铁面与笑铁面

  许多朋友看到我,都为我脸上的笑容惊奇,一张一点忧愁都没有的快乐的脸。怎麽看都不像病人,有人以为我大概属於天生乐观型的人物吧!

  其实,刚刚相反,我们家五个小孩,我从小是以好哭闻名的。我的哭可是不同凡响,不是随便乾嚎两声便了事的,小哭一、两个钟头,大哭三、四小时。母亲家教甚严,就是拿我的哭没办法,真是软硬不吃。所以她乾脆弃之不管,任我「自生自灭」。好笑的是,遇到要吃饭或是有什麽好事情,我也会「全自动」停下来,等饭吃好或事情过去了,我又会回到老地方继续「演唱」。所以,母亲管我的哭不叫哭,叫「拉警报」。

  生病之后我的眼泪掉的更多了,整天泪汪汪。一听到别人提甚麽考学校、念书或是郊游等字眼,我的眼泪就跟石门水库放水似的,哗的一声倾泄而下。

  糟糕的是,我哭(www.hltxt.com),妈妈也跟着偷偷流泪;我愁容满面,家里也乌云密布。十六岁那年,我信了上帝,不再对自己绝望。同时我也发现眼泪并不能改变事实,只会把自己陷入更绝望的深渊,我开始尝试用笑脸面对人生。我从来没有想到,原来,忧愁能教苦难凝结,使你肩上的担子越挑越重,而快乐却是氧化剂,使苦难分解,烦恼消逝。

  就这样,有名的「哭铁面」成了「笑铁面」。

  1. 杏林子作品_杏林子散文集
  2. 杏林子:家
  3. 杏林子:恒久的爱
分页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