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讲啦沙祖康演讲稿:做独一无二的自己

  大家知道我叫沙祖康,60后,年方66岁,我是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的,家里很穷,同学们会说,您这个年龄,那时候谁都很穷,但是我们家是首穷,我们村上有200多户,有近2000人的一个大村子,倒数第一名就是我们家,最穷。兄弟姐妹多,父亲是个残疾人,我是家里的老大,所以母亲是坚决反对我上学的。我还记得每当我背着书包要上学的时候,母亲就拿一把扫把,就像将军看着大门似的,堵着不让我上学。那时候我父亲就冲到门口,把我母亲的手抓起来,然后说“小鬼,快跑!”就这样,我就跑到学校去了。因为很穷,我们上大学付不起学校的学费,每个月的伙食费要13.5元,书费要9块。还有,我从江苏宜兴要跑到南京,需要有3块钱的汽车票,当时母亲说,我一年家里的费用加起来还不到3块钱,这个学校上不起。在我考大学之前,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,她每天都要在祖宗牌位面前烧香,祈求祖宗保佑,不让沙祖康考上大学。后来由于地方组织的关心,我进到了大学以后,国家给了我最高额助学金,我完成了我的学业。

  1970年大学毕业,我进入了外交部,然后组织上决定抽调一批学生到国外去留学。我记得从全国各地一共抽调40多个学生,要去26个国家,去学习各种不同的语言。在40多个学生当中,有2、30位都是学英文出来的,那么到英国留学的名额一共是6个。征求学生的意见,你们想象不到的是,当时的答复都是一样的,一切服从党安排。当时我就是穿了一身军装,很结实,不像现在这么胖,我说,“报告!第一,一切服从党安排,第二,我喜欢英语,希望继续学英语,我向组织保证一定第一名!”当时同学们都笑了,“你怎么这么牛啊!”我觉得我是有点狂了一点,我就说,“至少学个中等。”当然你知道,要是没有我那次表态的话,组织就不知道把我安排到什么地方去。

  完了以后一直到2001年,组织上决定叫我到联合国去当什么,主管经济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,其实我是不愿意干这个活的。因为我的脾气不好,我性格特直,比如说“银河号事件”是震惊中外的国际大事,美国他们指责我们中国,通过“银河号”这条货船运给伊朗亚硫酰氯和硫二甘醇这个化学品,并且在公海上追踪近40天,派了两艘军舰和武装直升机,夹击阻挡我们的“银河号”。要求中国政府把“银河号”开回来,很遗憾,我们的国力不够,我曾经想过,“你派两艘船,老子派四艘船。你派两架直升机,我派十架直升飞机。”可是我们的国家没有这样的力量。我们从国家主席,我们总理的,到我们外长,我们各级方面一直跟美国讲,船上没有这个东西,他们就是不信我们,因为他们相信他们中央情报局的情报,坚持非要核查,他们非常狡猾,等我们船驶进公海之后,跑了几个国家以后,他才告诉你船上有东西,你回不来了,逃也逃不掉,而且强迫我们要么运回来,要么进行检查。我们在权衡各种利弊以后,同意在沙特的达玛港湾接受了检查。外交部决定,派我作为调查组组长进行调查,我怀着一股窝囊的感觉,我就把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组成三个小组,然后我们叫美国的大兵一批一批的下船检查,那边的气候非常之差,白天的温度是60°到66°,你们经历过桑拿浴,就是那种感觉。湿度多少?100°!“银行号”是上面夹板上面是五层,下面是五层,那就是十层楼房那么高,每个集装箱相当于一个方子,当你进入底板以后,钻到柜子低下去的时候,这种温度是很高的。真不好意思,很不高尚的行为:我叫他们把电风扇的机器给我关了,让他们好好体会体会。这批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,下了仓以后一会就逃上来了。全往地下一群躺在地下,全都一个个“大”字躺着,然后直喘粗气,我心里多高兴,知道吧。谁叫你们自作自受来着,然后他们跟我交涉,你必须恢复电风扇等等。我说“我们是个发展中国家,特别穷,这个技术也很落后,那个机器一会好一会坏。”结果是什么也没查出来,最后要那个调查报告,我在国内就写好报告去了,这是经过中央批准的,“几月几号到几月几号,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几月几号进行了核查,经查,船上没有亚硫酰氯和硫二甘醇这两项化学品,特此证明。”开会的时候,美国人说,“团长,我们对你的报告修改一下。”我说这有什么好修改的。我把报告“啪”一下扔过去,我说“好好看看,写得非常清楚了。”他说“我们要改一改。”“好,你拿去吧。”过了一个小时过来了,他们改了几个字,经过彻底调查,断然地表明,根本就没有。当时我这个脑子就转不过弯来,我说美国人发神经啊,怎么会这样呢,你自我批评精神再强,也不能这样啊,你说对吧。结果后来经调查,是什么呢?因为负责调查的是国务院官员,而情报是中央情报局的,情报错了,最后的结果是,主管“银河号”的,负责中央情报的这部分工作的人被解雇了。

  到联合国以后,美国的很多大报的标题说,中国最不外交的外交官来了,要当联合国副秘书长,文章里说,他是铁纲共产党,我感到很自豪,所有国家,所有人民都可以政治、信仰自由,对吧。我感到很光荣啊,但是我是来自一个信仰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高级外交官,因此人家有点担心我的公正性。第二,说这个人非常之强硬,有的时候还非常霸道,比较凶。所以有人预感说,这位老兄来了,我们是不是要离开了。我沙祖康工作有一句名言:“工作里的事,哪怕它是耗子,在我面前跑过去,公的母的我全知道,谁也别想糊弄我”。这是我沙祖康的工作作风。我二十多年没休过假,到日内瓦以后,我前面有4个月是凌晨四点钟睡觉,8点钟上班,以后是近2年时间凌晨三点钟睡觉,八点钟上班。三年多以后我是一直到现在固定在凌晨两点钟睡觉。我没星期六,我也没星期天,你们说你傻吧,还没累死你。我的逻辑是:天下没有累死人的活,只有气死人的活。就是说要有充分的准备,我们还是要练功夫,要有内功,才能把自己工作搞好。人家说你的脾气那么操蛋,那么坏,那么横,干什么。你还要有点实力的,光靠骂人是不行的。我觉得是这样的:你也经不起我整天琢磨你这个事,对吧。我吃了饭,什么也不干,我就整天琢磨我这个工作,我也不搞社交,我也不拉关系,我也没这功夫,我也不感兴趣,我就整天干我这个活,党叫我干这个活,我就干好这个活,干出个样子给你看看。

  联合国成立60多年了,那么联合国和这些国际组织是干什么的呢?大家知道,这些组织是搞立法的,是定国际规则的地方,我们中国在国际组织当中,工作的国际资源是非常之少的。在联合国来讲,除了一个副秘书长以外,中国的,连一个局级干部都没有,而联合国的秘书处或者在联合国专门机构的秘书处是非常重要的,我发现这个情况以后,我就觉得这个局面应该改变,可是我们中国很少去竞选国际组织的一把手的位置。那么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国力增强了,我们影响力也增长了,我觉得应该试一试了。因此在2007年的时候,我就提出一个建议,能不能由中国人来竞选WHO世界卫生组织这个位置。通过我们的努力,大家的支持,我们终于成功了。这是我们中国在历史上第一次担任了重要国际组织的一把手,说起来真不好意思,我们曾经竞选过世界气象组织的一把手,竞选的结果是,我们一共得到2票,一票是我们自己的。可是今天,在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,我们以世界卫生组织历史上多次竞选当中,以最高票,近120票的多数,我们拿到了这个位置。这位总干(www.hltxt.com)事就是我们来自香港的女士,叫陈冯富珍女士,她的前任是一票之差当选的。我就举这些事情,来说明,这样就使得我们能够有机会更深入的介入国际组织的活动。

  我觉得我们国家充满了希望,我们的梦想一定能实现,但是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,我已经是老矣,谢谢大家!

  

  1. 开讲啦朗朗演讲稿:指尖上的青春
  2. 开讲啦李少红演讲稿:人生加减法
  3. 开讲啦陈坤演讲稿:人生路,莫慌张
分页:123